諾獎與現實的遠和近

程實 原創 | 2019-10-15 15:4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諾獎 

  著眼于現實,在經濟學燈塔指引下的行動力彌足珍貴,尤其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全球局勢之下,人類的全部智慧依舊包含在四個字中:等待、希望。

  “日拱一卒無有盡,功不唐捐終入海”。10月14日,阿比吉特·班納吉、艾絲特·杜芙若、邁克爾·克雷默三位經濟學家分享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三位學者通過細致的分析和考量,提出了在反貧窮方面具有可執行性的措施,不僅延展了該領域的理論基礎,也“在減輕全球貧困方面提出了實驗性方案”。諾貝爾經濟學獎之所以廣受關注,在于其與現實的“遠”和“近”。諾獎離現實很近,反貧窮不是空話和大話,而是重要的現實問題,就貧窮產生的原因思辨政策得失,方能惠及“沉默的大多數”。但從某種程度上講,諾獎距現實也很遠,理論的時效性、假設的合理性、貢獻的思想性也令部分傳統的經濟學理論框架脫節于真實的經濟世界。著眼于現實,在經濟學燈塔指引下的行動力彌足珍貴,尤其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全球局勢之下,人類的全部智慧依舊包含在四個字中:等待、希望。

  諾獎離現實很近,本次獲獎者做出的重要理論和實證貢獻對于我們理解當下大有裨益。第一,本次諾獎頒給在反貧窮研究上做出了重要貢獻的三位經濟學家,提示出當前全球需要或者應該更多關注“貧窮的本質”。窮人未必是經濟增長或者經濟繁榮的受益者,但一定是經濟衰退或者經濟放緩的最大受害者。在全球化倒退、收入分配空前失衡的背景下,沒有話語權的窮人并非趨勢和市場的主導力量,反而成為了沉默的大多數。特別在當下,貿易沖突引發了全球經濟陰霾,從反貧窮的立場看,政府更應該有所作為,以避免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惡化。第二,三位諾獎獲得者的理論見微知著,揭示出反貧窮政策的“蝴蝶效應”。反貧窮絕非一時之功,但小的努力最終會積累產生巨大的效果。貧窮的原因并非完全在于窮人在經濟決策方面的非理性,而更多是影響其命運的信息、資源、環境等要素與代表性個體有所差異。這也意味著反貧窮的政策選擇需要更加注重細節和根源,方寸見真章。第三,反貧窮需要更加對稱的信息和更加公平的機會。當前,全球兩極分化的形成帶來了民粹主義和保守主義氛圍,這在某種程度上將阻礙要素的流動和自由貿易,從而與反貧窮的初衷格格不入,甚至會加劇“貧窮的詛咒”。所以,改變貧窮需要徹底反思經濟政策,改變“以鄰為壑”的導向,在全球范圍內促進信息順暢流動,推動更多的自由貿易機會。

  諾獎距現實又很遠,當下真實經濟世界的發展在不少方面已突破了傳統的經濟學理論框架。其一,諾貝爾經濟學獎所表彰的工作大多是經受了歷史檢驗的理論與經驗貢獻,其經典性的另一面是滯后性或非完備性。從這個角度而言,諾獎其實是對過去的回溯性評價。其二,經濟學理論的原點是對于現實的有條件抽象,所謂化繁為簡,以還原出復雜性背后的本質規律。但在當下分工日益細化、業態不斷涌現、科技跨界爆發的時代,對于傳統假設本身的挑戰或對于假設是否仍能反映現實的質疑更加凸顯。其三,傳統理性決策的適用范圍和條件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沖擊。國家、企業、個人都是經濟決策的主體,不同版本的理性行為模型是經濟學的重要基石和工具。但在民粹主義、保守主義、孤島主義等短期非理性行為沖突與雜糅的環境中,基于單一或改進的理性模型所作出的前瞻判斷與現實之間的鴻溝難以彌合。其四,本世紀以來部分年份的諾貝爾經濟學獎有將追求于思想創新讓位給執著于分析技術之嫌。技術化固然豐富了經濟分析的武器庫,但相對于穿越時空的經濟思想,終究會成為可被替代的手段。

  經濟學理論如一座座燈塔,能幫助我們認清部分經濟真相,但要解決不斷涌現的現實問題,更需要行動力。人類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四個字中:等待、希望。繼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關注于可持續發展的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羅默(Paul M. Romer)教授之后,本次諾獎頒給三位致力于反貧窮事業的學者,飽含著“希望”和“等待”的正能量。從三位獲獎經濟學家的長期實驗和調研看,反貧窮的措施只要堅持下去,或能取得超出預期的成效。而事實上,中國憑借強烈的決心、殷切的希望、有力的舉措,為全球反貧困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這無疑是對于反貧窮行動最好的宣傳。相信縱使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全球局勢之下,憑借理論的指引和實干的態度,反貧窮事業終將開辟新道路,迎來新未來。

個人簡介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2007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獲經濟學博士學位。研究領域為全球宏觀、中國宏觀和金融市場。現任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會成員,盤古智庫學術委員,中國人民大學和安徽大學碩士研究…
每日關注 更多
程實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