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未來中國經濟和財富軌跡

邵宇 原創 | 2019-10-28 13:2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中國經濟 財富軌跡 

 

  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從前一階段的需求旺盛和供給不足,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與以前相比人民對所謂美好生活的需要口徑更加寬泛,不僅是物質文化,更多是表現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而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制約了人民需要的滿足和中國發展品質的提升。

  因此在這個新階段,速度不再是唯一關鍵的指標,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是必然的,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是眼下更為迫切的任務。

  新常態

  定義中國新常態,首先就目前國內的經濟形勢來看,一般我們關注的現象包括產能過剩、經濟增速下滑、金融機構壞賬的積累等,由此判斷中國經濟可能處于下滑周期。那么對于新常態的進一步討論,就是當前的下滑是一個過程還是已經達到某種平衡的狀態。如果是在下滑過程中,那么應該還是一個“變(化狀)態”而非“常態”。只有當穩定到某個平臺狀態時,才可稱之為常態。基于這個判斷標準,在我國經濟整體增速從10%降至6%時,市場判斷為增速下降的底線,因而會形成一定的穩定狀態。在這個狀態下我們需要調節投資、消費、內外需比例關系等,這個狀態可稱之為中國經濟的新常態。

  與國際上的提法相比,國際上“新常態”這一概念主要指慢速增長、通貨膨脹相對較低的經濟增長模式,和我國情況有一定對應性。總體來看,當前中國和全球經濟是緊密聯系的,全球情況是中國情況的外因。過去40年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部分原因是搭了全球化的便車。當前,后金融危機時期中國經濟面臨外需下降——由于外需提供原始資本來源,且目前我國的產能設計等都是根據全球化生產模式所設計的——那么全球化停頓后會造成內需也相對衰弱。外因和內因相互呼應,外因上來看世界經濟進入新常態,相應的中國經濟也進入新常態。

  新征程

  西諺有云“只要教會猴子需求與供給,猴子也能成為經濟學家”。經濟本來就是:供給=需求,如果這兩者不等就要做些宏觀調控,因此我個人對新常態的理解分為三個方面,分別是新的需求、新的供給和新的宏觀調控,即:新常態=新需求+新供給+新調控。這也是中國經濟未來的新征程。

  新需求——需求其實就是告訴我們市場在哪里。老的需求即傳統意義上的三駕馬車,分別是投資、消費和凈出口。新需求就是所謂“新三駕馬車”。老投資就是房地產、基礎設施和制造業產能這三塊投資。老消費主要是房子、車子、家電。出口原來主要是為歐美消費國進行生產,包括山寨化產品的進口替代和出口導向。由于傳統三大投資領域全面減速,產能過剩和債務約束問題嚴重;傳統“衣食住行”消費也在一定程度上趨于飽和,“模仿型排浪式消費階段基本結束,個性化多樣化消費漸成主流”;同時,全球總需求增長放緩以及國內勞動力成本優勢消退,也使得出口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力減弱。我國的經濟增長逐漸從靠老的三駕馬車拉動,轉向新三駕馬車。新的三駕馬車則是深度城市化、消費升級和“一帶一路”。

  1)有效投資。老的投資主要是“鐵公基”(鐵路公路基礎設施),還有房地產、大型商業和制造業產能等。我們把新的投資方向稱為深度城市化。投資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提升未來3億農民工以及現在既有的6億城市人口的綜合生活質量。這就需要新一代公共基礎設施,例如城際鐵路、地鐵、地下管線,新一代互聯網、教育、醫療、文化設施等等。

  新的投資是智慧的投資和有效的投資。它體現在新一代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均等化。新型城鎮化即我們所定義的深度城市化。在實現可持續增長的前提下,也提供了足夠大投資與需求層面的想象空間,其主要內容包括科、教、文、衛、體,新的公共服務設施和海外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關鍵在于提升投資的有效性和針對性。通過深度城市化的梯次結構激發內需潛能,形成內部的自我循環。

  具體而言,首先是通過國家戰略層面的產業布局與區域協調發展,有效發揮政府在戰略規劃、政策引導和公共產品提供方面發揮重大作用,破解發展斷裂帶下增長動力的缺失。在增長動力方面,以及主體功能區規劃清晰的前提下,將3000多個縣級行政單位參與的全員GDP錦標賽,升級為20個左右超級城市群之間的比賽。重塑扁平而有效的中央地方關系,既保障地方的活力釋放,也強化了中央的有效指導。通過京津冀、長江經濟帶、大灣區等區域實踐,建立起了未來深度城市化的梯次范本。

  其次,可以在基礎設施建設范本中大力推進公私合營伙伴關系,在城市建設中同步進行,政府適度去杠桿和投融資體制機制改革。地方政府融資渠道單一、民資參與不足是目前地方政府深度城市化支出和財力緊張的兩個重要原因,而解決途徑也將主要從這兩方面入手。一方面,可以通過財稅體制改革、完善轉移支付制度、培育地方主體稅種(包括房地產稅的完善)等來平衡地方政府資金來源。另一方面,鼓勵民間資本采取獨資、控股、參股或者以BT、BOT、以及真正意義上的PPP等市場化模式參與投資建設運營,這也是未來值得關注的亮點。

  切勿妖魔化中國的投資,中國的人均資本存量相對發達經濟體而言實在太低,所以短期來看投資是拉動需求的關鍵動力;中長期來看,只有投資產生的資本形成才是生產函數的主要貢獻來源,所以關鍵問題在于這個投資的有效性。

  中國經濟地理存在著三縱兩橫的自然布局,這就是中國未來城市群同核心城市的增長格局,在這些城市(群)里頭以及他們之間的投資一定是有效的。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可能讓原來計劃在“十三五”開工的一些重大工程,提前開工或者加速推進,通過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有效的投資和智慧的投資,維持住經濟增長的基本溫度。所以市場也會很自然的把熱點放在經濟一體化發展的重點區域:例如長江經濟帶,京津冀、四大自貿區,以及“一帶一路”的中國內部接口,包括新疆、西藏(環喜馬拉雅經濟帶)、海西、廣西等這些關鍵的地緣能源敏感地帶上。

  2)消費升級。消費的品質、內涵擴大,同時發展新型的消費增長點。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人口結構的邊際消費傾向提升,為居民的需求充分釋放提供了前提條件,巨大的中產人口追求更高品質的生活,而新興的消費理念和消費形態則將推動消費不斷升級。更重要的是公共服務普及化,在當前中國經濟發展階段下,大量流動人口進入城市后,包括醫療、衛生、教育、養老等在內的需求快速增長,這些都是新消費的來源。具體而言,新消費包括傳統消費升級與品牌化、文化體育和健康等公共服務類消費的普及化,以及信息消費等新型消費的科技化和互聯網化,同時伴隨著個性化和定制化的需求。未來3億農民工以及已經在城市的6億人口,總體來說可以定位成一個正在崛起的中產階級。那么中產的消費,就要求更高的品質,過有品質的生活,因此傳統消費的升級就是品牌化、體驗化,品牌的溢價包括體驗式消費變的非常的有空間。同樣,健康服務包括一些公共服務的均等化、日常化成為未來消費的主動力,二胎經濟、銀發產業、養老醫療這些都是未來有重大增長的機會。最后信息消費科技化、互聯網化,以及休閑化、娛樂化也是潮流,包括O2O、移動支付、文化旅游以及娛樂休閑,還有體育產業都會有較好的發展機會。

  誰說中國人不消費?看看國人從日本搶回的馬桶蓋和各種奢侈品,還有風靡美國的月子會所,就可見一斑。唯一的問題是如何進行有效的進口替代和出口導向布局,以及如何通過擴大開放來提升我們自己服務業的發展水平,使之與人民群眾日益高漲的服務要求相匹配。

  3)新全球化。以前中國出口最多的是廉價的鞋子襪子,因此中國被稱為“世界代工廠”。金融危機之后全球化出現逆轉和停滯,這個過程中就會出現很多的斷裂,大型經濟體的需求內卷,原來幾個傳統的市場都已經熄火了,而且由于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及眾多制造國的貨幣都在貶值,因此出口競爭也更加激烈。

  新的出口主要體現在到新的市場。新的出口以高鐵核電為核心的高附值產品,以及從加工貿易到一般貿易的升級。在巨額外匯儲備的保駕護航下,向亞太和其他新興市場地區輸入工程、服務、商品、資本和貨幣——分散貿易對手風險,更有效的進行外匯投資、積極參與全球貨幣競爭,最終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在升級了的全球化版本中,中國必然會有全新的對外利益交換格局和策略。一方面,“以開放促改革”,即通過對外開放為內部改革引入壓力;另一方面,通過新一輪開放,在日益多極化和治理規則重構后的全球經濟政治格局中發揮更主動的作用。通過“一帶一路”戰略和多層次的自貿協定以及國內自貿區的建設,以貿易加深跨國經濟聯系,以投資輸出產能和資本,并在這兩個過程中嫁接人民幣國際化戰略,最終中國經濟的影響力會伴隨著人民幣的國際化而提升。進而打破以中國制造、美國消費為主的循環圈,從輸出廉價的中國制造,升級到輸出工程、服務、產能、投資和資本,以至最終的貨幣——即人民幣國際化,參與全球貨幣競爭。

  所以,現在我們就希望能通過一帶一路、亞投行,讓我們在整個歐亞大陸上的投資、出口,能夠提升一個量級。以前簡單出口的那些產品,會逐漸被核電、高鐵、通訊、電子、家電等配套基礎設施輸出所替代,現在中央正在組建企業“聯合艦隊”,形成戰斗群,開往歐亞大陸的不發達地區。預期在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印度、印尼等節點區域會有更多的投資機會涌現。

  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將逐漸打開一個接一個新的市場和新的需求。同時要解決中國海外資產保護和提升軍事投射能力的問題,這也會延伸出很多在安全、投射、信息、軍工等領域新的需求和市場空間。

  新供給——供給就是產能和產品,供給的核心是一個生產函數,是技術、資本、勞動力在特定制度環境下的結合。生產函數決定生產可能性邊界,以前中國的高速增長主要是靠要素投入,特別是廉價要素投入,包括勞動力、土地、資本、資源等。中國正在準備從密集要素投入過渡為要素效率的提升,然后再到創新驅動的新發展模式,現在問題是怎么樣去實現產業和產能的升級。如果要提高質量、提升效益,推動全要素生產率進步,就必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著力構建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廣義的技術進步包括技術創新、產業結構演進、管理水平提升,還包括制度創新。技術進步將表現為生產函數曲線的整體移動,即六新供給——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組織、新模式、新制度必須火力全開,這些必然是未來產能供給的增長前沿,而其中的新制度則是創新發生和效率提高的重要環境保障。

  1)首先是制造業的新技術和新產品,這兩個“新”更多代表的是原創,特別是所謂的硬科技,重點是在制造業中對新技術和新產品的一些突破和創造。突破性科技或者說技術革命的出現,某種意義上說是小概率事件,有很高的不確定性。因此需要加強基礎研究、強化原始創新、同時推進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通過實施一批國家重大科技項目,在重大創新領域組建一批國家實驗室,來集中支持事關發展全局的基礎研究和共性關鍵技術研究,加快突破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領域核心技術。在此基礎上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和主導作用,形成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領軍企業。最終依托企業、高校、科研院所建設一批國家技術創新中心,形成若干具有強大帶動力的創新型城市和區域創新中心[1]。

  2)其次是新模式、新組織、新業態。主要是指服務業的創新,這塊主要就是圍繞“互聯網+”領域展開,即用互聯網去改造傳統的制造業和全面提升現代服務業。通過發展物聯網技術和應用,發展分享經濟,促進互聯網和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同時,推進“工業4.0”的實施。重點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推進數據資源開放共享,推進基于互聯網的產業組織、商業模式、供應鏈、物流鏈創新。“互聯網+”將有效的對傳統行業進行改造,提升要素利用效率。

  互聯網的出現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更多的便利。而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變革,互聯網也催生出了很多的新興行業,這些行業不僅為投資者和創業者帶來了很多新的機遇,同時也為傳統行業帶來了不小的沖擊與挑戰。以眾所周知的零售業為例,互聯網的出現,使消費者在購買商品的時候可以更加便捷,也能擁有更多的選擇。電商企業在成本、資源等方面的優勢,對于傳統零售商們造成了不小的打擊。一些傳統零售企業,也在漸漸的建立自有的電商平臺。再比如,傳統的制造業都是封閉式生產,由生產商決定生產何種商品,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角色是割裂的。但是在未來,互聯網會瓦解這種狀態,顧客將會全程參與到生產環節當中,由用戶共同決策來制造他們想要的產品。也就是說,未來時代消費者與生產者的界限會模糊起來,而那時傳統的經濟理論將面臨崩潰,這就催生了C2B、C2M等全新模式。同時,對于創業者來說,漸漸飽和的傳統市場、低廉的創業成本等因素,也讓他們將眼光投向了很多新興的行業。互聯網金融、智能電視、OTT等這些時下最流行、最新興的行業,正在對傳統行業進行“沖擊”。互聯網最有價值之處不在自己生產很多新東西,而是對已有行業的潛力再次挖掘,用互聯網的思維去重新提升傳統行業。

  “互聯網+”確實對傳統行業的改造非常有效果,效率有明顯提升,消費者也能夠得到很多的實惠。“互聯網+”最終的模式就是所謂的“一將功成萬骨枯”,BAT確實崛起了,但傳統的百貨公司、商業地產也都受到了強大的沖擊。想強調的是,“互聯網+”的關鍵是新供給創造出了額外的需求,這種供給創新才是真正有價值的。

  3)最后是新制度。這就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內容,尤其是政府服務方面的創新,包括簡政放權、財稅改革、國企改革、土地改革、戶籍制度改革等內容。

  新制度代表了政府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十三五期間將按照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健全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制度體系,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加快完善各方面體制機制,破除一切不利于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為發展提供持續動力。其中新一輪經濟改革的主體框架是:

  行政體制改革;財稅、金融和要素價格改革是最小一攬子改革的核心。土地和戶籍改革是進一步釋放關鍵生產要素動力和活力的關鍵;國企改革則事關公平市場環境建立,進而決定全社會資源市場化配置的最終實現。

  從世界經濟改革發展規律看,在多領域改革同時推進之際,難免出現所謂改革效果期限錯配問題。就是說,舊有增長點受到抑制的同時,新的增長點沒有及時形成,導致“青黃不接”現象,這說明改革不是無痛的。改革與增長不是簡單的正相關。改革會犧牲短期增長,調整增長模式,造成不同行業冷熱不均、分野加劇,導致相關經濟指標放緩。這不是壞事,反而說明調結構有決心,有實效。總體而言,改革是發展的強大動力,上述這些改革都會使得生產要素,例如勞動力、土地和資本的成本有明顯的下降,這不僅使得的生產函數中的有效要素供給總量和質量都會上升,全要素生產力也會因此變得更大,從而整個經濟的結構和內涵也會變的更具彈性和可持續性。

  新宏觀調控——所謂宏觀調控,就是供給少的時候加點供給,需求少的時候加點需求,使得兩者達到平衡。市場還是喜歡用放水、刺激,這些詞語去描述當下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動向,這其實是典型的舊常態的思維和語境。新常態就意味著我們對經濟增速有比較大的容忍度,所以整個宏觀操作的目的可能只是托住經濟的底部,更重要的目的是修復中國宏觀資產負債表。

  宏觀經濟大致的可以分成六個部門,分別是政府,包括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企業包括國企和民企;還有居民部門;然后金融部門分為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中介金融機構除了商業銀行),還有政策性銀行(例如國家開發銀行、投資銀行和影子銀行);最后是整個對外部門,即這六個主要的部門。現在的問題在于局部資產負債表確實出現了問題——特別是現在的地方政府,還有加了高杠桿的國企部門,以及有過剩產能的企業,包括部分民企部門,可能將會面臨資產負債表衰退的風險。

  如果不對這些部門進行清理的話,那么就很有可能形成僵尸平臺、僵尸企業,以及連帶的僵尸金融機構。這個實際上就像是日本失去二十年給世界的一個非常深刻的教訓,必須主動來做一些調整。筆者用了一個比較戲劇性的表述方式,叫做中國宏觀部門杠桿的“乾坤大挪移”。用它來形容整個資產負債表的修復和重新構造的過程,具體內容可以簡單地叫做——九大移:地方移中央、平臺移開行、財政移貨幣、國企移民企、傳統移新興、政府移居民、商行移投行、非標轉標準、國內移國外。

  可以看出,移杠桿的過程也就是改革的過程,三中全會提供了336項改革方案,四中全會提供了180項依法治國方案,總共是516項方案。如果能夠在2020年之前都實現,在移杠桿的過程中寓改革于調整,那么新一輪高質量的經濟增長就在眼前。小結一下上面的內容,給出下面公式以便記憶:

  新常態=新需求+新供給+新宏觀調控。

  新需求=新三駕馬車=深度城市化+消費升級+全球化4.0。

  新供給=六新供給=<新技術+新產品>(中國制造2025)+<新模式+新業態+新組織>(互聯網+)+新制度(政府、金融、財稅、要素、土地、戶籍、國企、自貿區,8項關鍵改革)

  新宏觀調控=九大移=地方移中央(特別國債)+平臺移開行(注資)+財政移貨幣(PSL指抵押補充貸款)+政府移居民(PPP)+國企移民企(混改)+傳統移新興(并購)+<影子移標準(證券化)+商行移投行(脫媒)+國內移國外(人民幣國際化)。

  在杠桿再平衡、宏觀資產負債表整固的過程中;在升級了的投資、消費、出口三架馬車的基礎上;在六新供給和制度優化的支持下,熱重啟系統。這些升級措施將驅趕著中國的生產可能性邊界再次有力擴張,這會是一個中長期可持續的向上趨勢,這其中就包含著大量的可供布局的投資機會。

  展望未來,盡管接下來10年中國的增長速度會逐漸慢下來,但中國人會過得更好些,發展也會更具人性、經濟和環境可持續性。6%左右其實已經是一個不錯的逃逸速度,它將保障未來中國能夠成功躍出中等收入陷阱。而戰略性的投資布局在上述這些新的方面,必然會成為中國經濟新時代的大贏家!

  [1] 美國的創新多、技術強、創新能力突出,關鍵原因不是美國人有多聰明,而是它有個無比強悍的資本市場、金融體系以及人才吸引體制,敢往里面砸錢吸引全球最優秀的大腦。

個人簡介
東方證券首席策略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