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溯源,打假雙十一

潘越飛 原創 | 2019-11-12 22:01 | 收藏 | 投票
關鍵字:雙十一 區塊鏈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鋅鏈接(ID:xinlianjie-)

文/趙雪嬌 編輯/獨秀 頭圖拍攝/大釗

雙11成了區塊鏈技術的最佳練兵場。

11.11期間,京東數科區塊鏈團隊設立了每日巡檢機制,團隊24小時實時響應線上問題。每天,區塊鏈部的主要負責人都會收到“防偽追溯平臺”的數據日報,通過消費者溯源驗證的數據,確認系統是否正常,并在后臺檢查各項服務的健康情況。

10月21日,蘇寧在雙11發布會上稱“區塊鏈溯源”防偽技術將覆蓋蘇寧海外購超過50%商品,用戶可實時跟蹤物流全鏈路信息。為了支撐雙十一期間大量訪問,平臺進行了擴容和壓測。

今年雙11期間,螞蟻區塊鏈將全面應用于天貓海淘商品溯源,涉及14萬個品類的4億件商品,覆蓋規模近去年的2.7倍。

區塊鏈溯源把跨主體的離散數據用區塊鏈的方式記錄下來,組建聯盟鏈傳輸信息,提升協作效率。

這一場景應用仍處于起步的初級階段,真正愿意部署聯盟鏈全量節點的企業不多,消費者日均掃碼量不高,更多政策扶持和企業自發資源投入。

要商業落地,就得抓住市場的最大需求。

天生契機

區塊鏈與商品溯源天然契合。

從技術看,區塊鏈技融合共識機制、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和密碼算法,天然適用于零售供應鏈的端到端信息管理。

從需求出發,假貨泛濫,毒奶粉等事件頻發,消費者對食品、母嬰、酒類、跨境商品等產品防偽追溯需求高。

另外,監管部門要求推進重要產品可追溯體系建設。

2015年,螞蟻金服組建了一個內部興趣小組。第二年,這個小組參加了公司內部黑客馬拉松挑戰賽,48小時內實現了一個區塊鏈公益善款追蹤應用的概念驗證(POC)。

2016年6月,在周會上,當時在戰略部任職的螞蟻金服區塊鏈高級產品經理胡丹青與技術部門討論技術趨勢,雙方不約而同把目光聚焦在區塊鏈上,一拍即合。2016年年底,螞蟻金服區塊鏈團隊成立。

2017年2月,前日本電氣(NEC)副總裁蔣國飛加入螞蟻金服擔任副總裁,并成立技術實驗室,區塊鏈團隊加入專注前沿技術研究的“螞蟻金服技術實驗室”體系。

京東區塊鏈溯源之旅始于2016年10月。

當時國外有科技公司正在積極探索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的應用。京東在了解到上述動態后,發起了一個區塊鏈興趣小組,原本供應鏈物流的產品經理張作義第一個加入,京東區塊鏈負責人翟欣磊當時還在供應鏈IT服務部門,他和技術總監孫海波也先后加入。

當時,在行業對區塊鏈的企業級應用尚未形成共識。團隊經過幾十天的調研、討論,無數次推倒重來,最終決定區塊鏈在供應鏈管理的第一個應用是商品溯源,原因是京東所擅長的就是為合作伙伴提供供應鏈的基礎設施即服務,商品溯源是數字化供應鏈時代一個非常基礎的服務。

2017年,京東團隊做出了第一個POC案例——科爾沁牛肉溯源,消費者在H5頁面即可追溯到牛肉具體加工的過程和時間點。

POC完成后,團隊決定將這個平臺命名為“區塊鏈防偽追溯平臺”,承載“正品電商”和“品質溯源”兩個重要的功能。

圖片來源于Unsplash

蘇寧第一個區塊鏈溯源商品也是牛肉。

2018年初,有消費者反饋在蘇寧廣場購買一款進口高端生鮮牛肉,想了解牛肉的原產地、品種等信息,但沒有渠道。

當蘇寧供應鏈研發中心產品總監邵君寶接到需求后,想起一次內部技術交流會上,技術人員提到區塊鏈技術,恰好可以解決牛肉溯源的問題。

在查閱了大量相關研究資料后,他更堅信區塊鏈溯源可行。

然而,當邵君寶提出區塊鏈商品溯源,等待他的是來自技術、運營一連串的質疑。

技術人員的異議是,想要解除消費者對牛肉的顧慮很簡單,通過系統對接的方式,獲取對應的溯源信息即可,而且,用區塊鏈技術成本代價大。

運營人員也擔心,品牌方等參與機構的技術能力不足。

蘇寧供應鏈產品總監邵君寶

“如果不用區塊鏈,某個機構單方面做假,信息溯源成本較高”,邵君寶要的是真實可靠、獲得大家共識的溯源信息。

經過討論過后,最終團隊還是同意了他的決定。

初嘗甜頭

區塊鏈防偽溯源的最大價值,是推動了供應鏈各方的商品數字化管理,整合全鏈條商品信息,提升協作效率。

不過,正如上文的質疑,沒有區塊鏈,就不能做商品溯源?三家電商巨頭在各自的案例中分別找到答案。

惠氏是京東區塊鏈母嬰品類的第一個合作品牌方。2017年上半年,京東區塊鏈產品運營負責人劉斯漪與惠氏采銷人員談起“區塊鏈防偽追溯平臺”的功能,后者表示很感興趣。

惠氏有一套用了十多年的追溯系統,每一罐奶粉都有專屬二維碼,消費者掃碼后可以查看生產日期、保質期、出入境等基本信息。

但這套系統服務于惠氏體系,需要與供應鏈下游的零售合作伙伴打通,如何讓數據伴隨商品的流通動起來?

如何讓數據隨商品流動?區塊鏈技術恰好能解決這個難題。其分布式存儲、共識機制、不可篡改、可追溯性、加密安全等特性,天然適合聯盟鏈中多主體信息共享。

惠氏與京東區塊鏈團隊一拍即合,與惠氏的合作既保留了惠氏非常成熟的追溯系統和二維碼,同時又與“京東區塊鏈追溯平臺”建立了對接,并將雙方的供應鏈數據“連接”后記錄到京東區塊鏈。

京東區塊鏈產品應用部負責人劉文婧告訴鋅鏈接,惠氏原有溯源業務系統無需做太大改變,通過API或接口跟聯盟鏈節點互通,就可以使數據上鏈、共享和讀取。

惠氏集團供應鏈經理紀欽回憶,2018年年底,惠氏的S-26系列奶粉實行頁面設計改版,京東專項小組配合調整,兩周完成了頁面改版,一個月完成了技術研發。

改版后,這款奶粉的掃碼率上升非常快,從2%提升到8%到左右。

邵君寶的團隊也很快地嘗到了區塊鏈溯源的甜頭。

當第一批區塊鏈溯源牛肉進入到南京新街口的蘇寧廣場門店時,邵君寶和同事遠遠躲在一個角落里面,進行線下實時追蹤,調研溯源效果。

看到有消費者掃描溯源碼后,他們就走過去進行訪談。得到的大多數消費者積極正向的反饋,邵君寶覺得自己做的事是值得的,團隊也吃了顆定心丸。

不僅如此,區塊鏈溯源還能明顯提升訂單轉化率、商品復購率、消費者滿意度。

讓邵君寶驚喜的是,這款牛肉上線短短幾個月,銷量增長了70多倍,品牌商很滿意。團隊在溯源頁面還設計了一個建議反饋,顧客可以寫下對產品的意見,這些數據可以反饋給品牌商和門店,做流程改進。

溯源信息上鏈,各參與方都能獲益。生產商可以根據銷售數據優化生產和庫存,品牌商可以對消費者進行精準營銷,零售商可以了解生產信息把控品質,監管機構也可以在聯盟鏈上查詢追溯信息,提升監管效率。

技術碰壁

品類多了,場景也就更復雜。很快,剛嘗到甜頭的電商平臺緊接著就遇到了各種技術挑戰。

京東區塊鏈部趁熱打鐵定下新目標:溯源要覆蓋京東50%以上商品。

不久,團隊就因為這個目標陷入泥潭,進展乏力。

每上鏈一個商品,劉斯漪都要重新設計一套方案,并親自執行項目全流程,跟各方對接需求,有時研發人員還要改代碼,工作量非常大。

即便團隊每天不停地與品牌商們“磕”,每周新上鏈的SKU只有十幾個。翟欣磊感到業務推進很乏力,到底能有多少商家上鏈?他心里也沒底。

“這是正常的,B端應用不像C端,能出現用戶指數增長的曲線”,他安慰自己。

調整了心態后,京東區塊鏈團隊決定調整技術:推進“防偽追溯平臺”的組件化改造。

既然品牌商的需求千變萬化,平臺也要改造成“樂高積木”一般。

這耗費了京東區塊鏈足足一年半的時間,才初步具備防偽追溯平臺組件化的能力。

京東區塊鏈防偽追溯平臺構建在主流開源底層引擎Fabric上,團隊在使用中發現了Fabric的一些瓶頸,例如對國密算法的支持,賬本的靈活性及可擴展性等。

“我們想自己搞一套底層引擎,當時大家都說我們瘋了。”團隊一致覺得這是大勢所趨,區塊鏈這一解決信任的技術,底層一定是公開,能看得到的。于是,他們找來行業專家,組建了十人突擊小分隊做技術攻堅。

2018年8月,JD BaaS發布,京東開始深入做企業級區塊鏈服務平臺。

2019年的3月,JD Chain底層框架正式開源,JD Chain產品團隊的張作義和首席架構師黃海泉回憶,“團隊學習了很多其它先進區塊鏈底層引擎的經驗,代碼從零開始一行一行敲出來。”

平臺化帶來明顯的效率提升:剛開始,一個品牌商從溝通到上線大概需要一個月,中途至少不下5次電話。

追溯平臺上京東云后,從配置到上線基本只需一周,效率提升了4倍,時間節約了1/4。

與此同時,蘇寧遇到品牌商缺乏技術能力,難以成為鏈上節點等問題。要么是沒有服務器,要么不懂區塊鏈,要么沒有軟件基礎等。

針對問題,邵君寶和區塊鏈團隊決定為參與方提供技術支持,幫他們部署區塊鏈底層。

邵君寶和同事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將區塊鏈商品溯源服務做成獨立的SaaS,部署至蘇寧云平臺,支持外部用戶使用。

3個月后,蘇寧BaaS上線,商家可實現一鍵上鏈。

2018 年云棲大會現場,蔣國飛宣布,推出區塊鏈 BaaS 服務平臺,同時啟動螞蟻區塊鏈合作伙伴計劃,讓區塊鏈中小創業者可直接在底層技術上做各種應用場景的開發和創新。

螞蟻金服的區塊鏈服務平臺上,可實現組件模塊化管理,屬于一鍵式部署、快速驗證、靈活可定制的一站式區塊鏈應用開發。

雖然各電商平臺遇到的技術難點不同、實現路徑各異,但最終都發展成了靈活化、組件化的平臺,并賦能外部企業。

走向商業化

目前,行業內認為,適合做區塊鏈溯源的商品有幾類:消費者對正品特別關注的行業、食品安全、高值產品、地域特色產品等。

要商業落地,就得抓住市場的最大需求。

京東第一個零售行業的大規模應用出現在JD BaaS推出后的三個月。

11月19日,京東旗下全球購品牌升級為“海囤全球”,專注原產地直購模式,加強自營直采、京東配送優勢。

面對巨大溯源需求,智瑧鏈防偽溯源平臺迎來了第一個接入小高峰,大量海囤全球自營商品上鏈。

團隊在“海囤全球”的摸索中發現,應該先基于品類尋找消費者真正關心溯源數據的商品,因此團隊迅速將重點品類擴展到了酒水品類。另外,團隊還支持了拍拍二手中的二手商品檢測溯源。

京東區塊鏈團隊找到了區塊鏈溯源的推廣方法論——聚焦品類,先從單點突破,漸漸擴大成面,滲透更多同類品牌,根據品牌方反饋的需求不斷迭代面向品類的垂直解決方案。

如今,平臺掃碼已從最初的每周十多次,有了數千倍的增長。

截至目前,京東區塊鏈已累積超13億級上鏈數據,與700余家品牌商合作,6萬以上SKU入駐,逾600萬次消費者溯源訪問查詢,覆蓋了十多個業務場景。

從去年到現在,蘇寧區塊鏈對蘇寧海外購的場景基本覆蓋了50%,還參與了山東櫻桃、澳洲臍橙、茅臺等商品的溯源。

蘇寧為某山東櫻桃品牌商提供了區塊鏈溯源軟硬件配套設施,后者曾經只是蘇寧的中部銷售商,如今綜合銷量名列前茅。

目前,蘇寧區塊鏈的溯源數據記錄已有上億條,SKU接近3萬,參與溯源的商品數量近百萬。

摸清了門路,京東和蘇寧的區塊鏈團隊都開始探索商業化。

2018年12月,京東區塊鏈即服務平臺JD BaaS正式基于京東云全面開放。也正是在這一時刻,京東區塊鏈團隊調整至京東數字科技集團。

目前,蘇寧區塊鏈通過幫助品牌商或合作伙伴運用區塊鏈溯源場景,額外帶來一些銷量,彌補了部分研發成本。

蘇寧計劃把溯源場景覆蓋到全品類、全場景中,讓消費者在蘇寧購買的商品都賦予一個身份ID ,追溯商品完整的生命周期,讓消費者更放心購買。

回憶京東區塊鏈溯源走過的三年雙十一,劉文婧很感慨。

2017年雙11,團隊重點做公司內部的市場教育,舉辦了一場主題活動,線上在各大銷售入口宣傳,線下在京東大廈一層、食堂開展現場體驗,拉動更多用戶和品牌商參與。

2018年雙11,為了帶動消費者的溯源教育,團隊策劃了“尋找海囤全球溯源錦鯉”活動,幸運錦鯉獲得100多件海囤全球好物,活動掃碼量比平時增長40%。

2019年雙11,區塊鏈溯源已經成為了一項常規活動自運轉,追溯商品在搜索頁、商品頁有品質溯源打標顯示,品牌商主動在活動頁進行溯源介紹。

區塊鏈與產業融合仍處于初級階段,“性能重要但不是唯一核心指標,企業加入區塊鏈網絡的意愿,以及找到真正創造商業價值的場景才是重點”,翟欣磊說。

各電商平臺的重點是如何吸引更多企業上鏈,完善區塊鏈溯源生態,打造可信價值網絡。

螞蟻區塊鏈則要建立跨鏈通訊基礎設施。在2019云棲大會上,蔣國飛發布了ODATS跨鏈產品,致力于構建跨鏈通訊基礎設施,承載區塊鏈價值互聯網。

借助區塊鏈,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的互通,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價值互聯網,從而實現萬物互聯。

要形成這個價值網絡,區塊鏈需要更多“雙11”的磨練,從實際業務場景中找到真實的業務價值。

幸運的是,電商平臺的原生業務,為其區塊鏈溯源提供了極好的練兵場。

個人簡介
前搜狐科技主編,現創辦自媒體鋅財經
每日關注 更多
潘越飛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