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洛:從癮君子到白宮首席經濟顧問

邵宇 原創 | 2019-05-21 10:3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白宮 庫德洛 

  卡里古拉(Caligula)被認為是羅馬帝國最瘋狂的皇帝。他有一匹愛馬,名叫英西塔土斯(Incitatus)。為了表示對這匹馬的愛,卡里古拉封它成為羅馬元老院的一員,這可是當時地球上最高立法機構。除此之外,卡利古拉還計劃任命英西塔土斯為羅馬領事,但是卡利古拉還沒能讓他的馬成為外交官就被暗殺了。當特朗普在任命勞倫斯•庫德洛(Lawrence Kudlow)為國家經濟委員會(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NEC)主任時,美國媒體唏噓一片,卡里古拉與英西塔土斯的典故就曾被用來映射特朗普的瘋狂和對庫德洛能否勝任該職位的懷疑。

  這是因為,庫德洛并沒有受過系統的經濟學訓練,沒有發表過嚴肅的學術論文,甚至曾經還是個癮君子。雖然正式就職是2018年4月2號,但早在2016年年初,庫德洛就已經成為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一員,他是特朗普減稅計劃的主要起草者。從美國當前宏觀經濟運行狀況來看,特朗普并沒有那么瘋狂,庫德洛也為其經濟政策主張贏得了支持。

  波折的職業生涯

  1947年8月20日,庫德洛出生于新澤西的一個猶太家庭。1969年,畢業于紐約羅切斯特大學,獲得歷史學學士學位。1971年,進入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學習政治學和經濟學,但在完成碩士學位之前就離開了。所以,至今仍然只有本科學歷。

  庫德洛的職業生涯始于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在公開市場操作部門擔任初級經濟學家。不久,他離開政府,在佩因韋伯和貝爾斯登的華爾街工作,成為一名金融分析師。1981年,加入羅納德•里根政府,擔任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OMB)負責經濟和規劃的副主任。在第二屆任期內離開里根政府后,庫德洛回到華爾街和貝爾斯登,從1987年到1994年擔任貝爾斯登的首席經濟學家和高級常務顧問。在此期間,他還擔任前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汀•托德•惠特曼(Christine Todd Whitman)的經濟顧問。

  但是,90年代中期,庫德洛因吸食可卡因而被貝爾斯登解雇。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同情他,邀請他在《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上撰寫有關經濟的文章。但由于吸毒成癮,他連這份工作也失去了。之后,便是漫長的與毒癮作斗爭的過程。可卡因把他送到一個又一個康復中心。有一段時間,他在明尼蘇達州的黑茲爾登(Hazelden)——一家頂級的藥物治療中心呆了5個月,遠遠超出了標準停留時間——4周。但是,奇跡出現了,庫德洛戰勝了毒癮。回歸正常生活之后,他成了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或許,正是天主教教義潛移默化地影響了他的經濟政策主張,引導他成為了“供給經濟學”的信徒。因為,“供給經濟學”就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圣經”,而肯尼迪和里根也成了他的偶像。

  庫德洛布教的場所,是平面和電視媒體。2001年5月,庫德洛成為《國家評論在線》(National Review Online)的經濟編輯。他還在2001年11月開始播出的CNBC電視節目《美國現在》(America Now)中擔任輪換主持人。2002年5月,該節目更名為《庫德洛和克萊默》,由庫德洛和和克萊默(Jim Cramer)擔任常駐主持人。該節目中間經歷了一些轉型,于2014年3月以《庫德洛報告》的名稱停播。在此期間,庫德洛在2008年末還聯合主持了CNBC的另一檔節目——《The Call》。庫德洛的風格大膽而自信,以對經濟、股票和美元的樂觀態度為人所知。除此之外,他還參與了一些政治脫口秀節目。

  無論在金融,還是在媒體領域,庫德洛對政治事業都表示出了濃厚的興趣。早在1970年,23歲的庫德洛就加入了約瑟夫•達菲(Joseph Duffey)在康涅狄格州的“新政治”參議員競選活動,擔任地區協調員一職,工作表現非常出色。他正式擔任重要角色的,仍然是1981年進入到里根政府,擔任OMB的副主任,負責政府預算工作。在此期間,他還兼任聯邦住房貸款抵押公司的顧問委員會成員。1985年從里根政府卸任之后,政治生涯暫告段落,直到2016年春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

  美國稅改的幕后功臣

  在為2018年10月最新出版的《特朗普經濟學》(Trumponomics)一書作的序言中,庫德洛回憶了其與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以及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于2016年春天在特朗普大廈與特朗普會面時的情景。

  他說,當特朗普在2015年宣布競選總統時,他并沒有太在意,以為這只是在博眼球罷了。但這次面談消解了他的疑慮。他認為,特朗普真的懂得美國經濟在過去20多年出了什么問題,而且也懂得如何振興美國經濟——關鍵詞是減稅、去管制、能源開發以及更公平的貿易。而且,特朗普也是里根的信徒,這一點讓曾經為里根工作過的庫德洛徹底消除了對特朗普的懷疑。

  雖然,他們并非在沒一點政策主張上都保持一致,但在如何使美國經濟增速重新回到3%以上,甚至5%的軌道上來,兩者取得了共識:減稅、去管制、擴大能源生產。

  在貿易問題上,他們略有分歧,庫德洛推崇自由貿易,他認為關稅就是稅收(Tariff is tax),加關稅可能會抵消國內減稅的正效應。但特朗普強調,“自由貿易必須是公平的”。在特朗普看來,征收關稅只是一種談判手段。所以,庫德洛只能求同存異,畢竟納瓦羅、萊特希澤和羅斯在貿易問題上是非常強硬的。

  在接下來的半年里,庫德洛、拉弗和摩爾就成了“兜售”特朗普一籃子經濟復興計劃的成員,特別是減稅方案。經過半年多的努力,特朗普贏得了大選。

  隨后,他們開始研究政策落地的具體方案。特朗普想要的減稅方案,要比里根的更徹底,更漂亮,而庫德洛就是這套方案的策劃人。

  庫德洛正式從幕后走到臺前的,是2018年3月。因為不滿于特朗普對美國的進口鋼和鋁征稅,時任美國經濟委員會主任、高盛前高管加里•科恩(Gary Cohn)辭職。隨即,特朗普提名庫德洛接任,于2018年4月2日正式就職。

  傳統的自由市場派

  庫德洛的經濟主張,主要體現在1998年出版的《美國富裕:新經濟與道德繁榮》和2016年出版的《肯尼迪和里根革命:美國繁榮的秘密歷史》這兩本書中。天主教信仰影響了他的經濟觀念,他認為經濟表現與社會的道德狀況有關。

  在1998年出版的《美國富裕:新經濟與道德繁榮》中,他寫道:“如果我們能堅持遵循被我稱之為‘首要原則’的信條,即那些被稱為美國立國之本的道德與價值觀……這個國家的發展將永無止境。”《美國富裕》這本書奠定了他的經濟政策的倫理基礎,具體政策主張,體現在《肯尼迪和里根革命》這本書中。這一點有點類似于亞當•斯密,《道德情操論》實際上奠定了《國富論》的倫理基礎。自由市場的經濟學觀念和主張,只是斯密道德觀念在經濟學中的體現罷了。

  在《肯尼迪和里根革命》這本書中,他詳細回顧了肯尼迪執政的背景及其從凱恩斯“需求經濟學”轉向“供給經濟學”的路徑和效果。在經歷約翰遜、尼克松、福特和卡特的反復之后,里根于1981年就任總統,參照“肯尼迪模式”,以“供給學派”為理論依據,開啟了大刀闊斧的減稅行動,輔之以美聯儲的緊縮政策,實現了低通脹的增長,將美國從“滯脹”中解脫出來。

  庫德洛認為,進入21世紀之后,美國政府一直奉行了錯誤的政策主張,致使經濟增速長期運行在2%以下。特別是金融危機之后,奧巴馬政府推行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組合,其推行的醫療改革方案,不僅會擴大政府赤字,還會擠出私人部門的投資和消費。庫德洛認為,這是一種“控制型經濟”,違背了自由市場信條。他認為,應該借鑒“肯尼迪-里根”模式,以減稅的方式來激勵私人部門的消費和投資,這才是振興美國經濟的正確道路。

  在這一點,他與特朗普和納瓦羅長期以來的觀點是一致的,他們都認為美國公司的稅收負擔過高,使得美國公司和產品失去了國際競爭力,大量制造業企業從美國遷出,導致了大量勞動力失業。

  如圖1所示,企業所得稅與各種社保、福利開支加在一起,美國企業稅負達到了40%左右,而OECD國家企業平均稅率已經從2000年的32.5%下降到了2018年23.9%。OECD最新發布的《2018年OECD的稅收政策改革》報告現實,英國、法國、瑞典等國家均制定了減稅目標,其中英國計劃將公司所得稅稅率從現在的19%在2020年降到17%,瑞典也計劃在2021年將本國的公司所得稅稅率從22%降到20.6%。所以,“寬稅基、降稅率”是大勢所趨。

  因為共同的價值觀,特朗普選擇了庫德洛。參照“肯尼迪-里根”模式,攜手讓美國再次偉大。當前,美國宏觀經濟獨領風騷,但是,挑戰并不是沒有。最讓庫德洛擔心的,還是減稅的預期效果。如果美國經濟增速和持續性不達預期,財政赤字或將難以持續。特別地,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擊敗了共和黨,控制了眾議院,佩洛西當選眾議院議長,將對美國財政赤字上限施以更加嚴格的約束。這一點,在修建美墨邊境墻事件中已初露端倪。

  留給特朗普和庫德洛時間窗口在不斷壓縮。中美貿易談判的當下,誰是時間的朋友?

個人簡介
東方證券首席策略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