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加密貨幣真有那么神嗎?

王永利 原創 | 2019-06-17 12:0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Facebook 加密貨幣 

  最近幾日,有關Facebook(簡稱FB)將于2020年一季度推出其自己的加密貨幣的信息非常多,諸如“Facebook加密貨幣將對現有金融體系產生巨大沖擊”,“FB數字貨幣合作伙伴完整名單曝光囊括八大領域25家(最知名)公司”(特別是國際支付巨頭Master、Visa和Paypal已經加盟(三家簡稱MVP)成為創始節點,與FB一道可能將27億全球用戶納入其中,給人以極大想象)等等,傳播的非常廣泛,很多人對此充滿期待,甚至認為它將挑戰美元等(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傳統貨幣以及比特幣等新型網絡加密貨幣的地位;將挑戰傳統跨境支付巨頭Swift以及新型網絡跨境支付先行者Ripple;將大幅提高人們對加密貨幣的總體了解程度,加快數字貨幣體系建設和廣泛應用;標志著非國家發行的數字貨幣應用從1.0升級到2.0,區塊鏈、數字貨幣和通證經濟由此就一步進入互聯網和金融科技的主戰場,成為下一階段數字經濟的主角;FB發行數字貨幣之后,將獲得新的盈利模式,成為全球數字經濟的中央銀行,建立FB數字經濟帝國;必須認識到,如果在數字經濟革命的這個新階段,中國不能積極參與,不但將在新的競爭中落于完全被動,而且在互聯網和金融科技領域已經取得的優勢也可能喪失殆盡等等。

  那么,FB的“加密貨幣”到底是什么,真有那么神嗎?

  實際上,FB尚未發布其“加密貨幣”白皮書,但據已經傳出的信息,這種“加密貨幣”內部曾被叫做“GlobalCoin”(全球幣或國際幣),現在可能正式冠名為“Libra”( “天秤座”,意為公平公正)。FB為此已于今年5月份在瑞士專門注冊了一家名為“Libra Network”的公司。Libra不像摩根大通銀行推出的JPMcoin,以及網絡公司推出的穩定幣USDT、GUSD等,只與美元一種法定貨幣1:1掛鉤,而是要與一籃子法定貨幣掛鉤(類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SDR,Libra在發音上也近似Libor,即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當然,現在貨幣籃子具體的貨幣構成及其成分系數尚不清楚;為加強這種貨幣的管理,增強公正和公平性,FB正在發起組建一個獨立的管理基金會;Libra將在FB搭建的區塊鏈網絡平臺體系上使用和運行,該網絡體系預計將推出100個有驗證交易并進行記錄以及參與網絡治理(規則調整)權利的節點,每個節點需要繳納1000萬美元的成員費。

  從上述內容看,FB首先需要運用區塊鏈技術打造一個去中心的加盟鏈網絡體系,并確立該體系的管理規則;在這一網絡體系中,不再運行各種法定貨幣,而是運行自己專用的加密貨幣Libra;Libra并不是像比特幣一樣,需要“挖礦”產生,而是需要用法定貨幣兌換而來,并以法定貨幣作為支撐(錨);Libra不是只與一種法定貨幣等值掛鉤,而是要與一籃子貨幣整體掛鉤,以期適應多國用戶的需求并削弱單一國家的控制(實際上,摩根大通銀行早先也表示有這種打算)。由此可見,Libra仍是一種在一定網絡社區或商圈內使用的專用代幣,仍需要以法定貨幣作為支撐,根本不可能完全取代法定貨幣。而且,這類與法定貨幣掛鉤的專用代幣,僅僅是將一些加密技術移植到傳統金融運行體系中,并沒有真正進入類似比特幣、以太幣一樣全新的加密貨幣領域。當然,各種與法定貨幣掛鉤的“穩定幣”的出現,也從一定程度上說明大型機構對比特幣一類網絡“加密貨幣”的信任是不夠的,或者是不接受的。

  與GUSD、JPMcoin相比,Libra可能在掛鉤貨幣與系統運行上更加復雜了,但本質上與GUSD、JPMcoin一樣,仍屬于一種網絡專用代幣,正如我去年9月19日微信公眾號上評論GUSD所指出的:美元“穩定幣”不過就是一種美元代幣,以及今年2月22日微信公眾號上評論JPMcoin一樣:“JPMcoin依然只是一種網絡代幣”!

  但是,毫無疑問,Libra與一籃子貨幣掛鉤,將比GUSD、JPMcoin更復雜,也面臨更多風險挑戰。最重要的就是其貨幣籃子如何構成、如何管理?如何辦理法定貨幣與專用代幣的兌換,匯率風險由誰承擔、如何控制?如何形成比較競爭優勢,更高效地吸引用戶和業務(即使是FB現有的用戶,要想轉化成為Libra用戶也不是理所當然的)?

  繼Ripple之后,越來越多國家和大型金融及網絡公司都在致力于搭建網絡跨境支付體系,并相應推出自己的網絡專用代幣,包括JPMcoin、Libra等,有其合理性,但這種態勢就會使不同網絡體系之間的用戶與流量競爭越來越激烈。

  實際上,Gemini公司宣布發行GUSD,以及摩根大通銀行宣布推出JPMcoin時,也在社會上產生過很大的轟動效應,引發諸多宏大的設想,但時至今日,這些代幣并沒有產生多大的實際效果。FB推出Libra,也只是增加一種新的競爭者而已,其實際效果到底如何,還存在很大的未知數。

  更重要的是,如果各個網絡體系相互之間規則不統一、不能做到跨鏈直聯的話,必然影響到全社會整體的支付清算效率、成本與風險。因此,規則不同的跨境支付體系越多,越不是什么好事,實際上,現在更需要探索的是統一的國際規則和管理體系!

  再次強調2月22日公眾號所提示的:大型金融機構或專業組織積極探索利用區塊鏈等技術改進支付清算體系是值得鼓勵的,但無論如何,在國家繼續存在,很長時間都難以消亡的情況下,要通過網絡數字貨幣取代國家主權貨幣或法定貨幣,都是不現實的;以法定貨幣做支撐和完全錨定的“網絡穩定幣”,無論其具體設計如何變化,都只能是特定網絡平臺上運行的專用代幣,更不可能取代或顛覆法定貨幣;需要下大力氣解決的是網絡平臺的實際效能和流量問題,而不應把主要精力放在專用代幣的設計、包裝和炒作上;應該加強網絡支付規則的研究和統一,配套推進全球統一的支付清算監管體系。

  因此,不必對此類以法定貨幣做支撐的網絡 “加密貨幣”說的過于神乎,寄予過高期望!

個人簡介
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獲得經濟學碩士學位,2005年7月在廈門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1987年至1989年任教于中國人民大學會計系。 1989年5月加入中國銀行,1997年4月至1999年11月先后任總行財會部、資產負債…
每日關注 更多
王永利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