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霸權——超商品貨幣與超主權貨幣

邵宇 原創 | 2019-09-25 16:2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數字貨幣 

  原來的商品我們很熟悉,要么是商品貨幣黃金、白銀,法幣(主權貨幣),新的數字貨幣如果只是比特幣,基于算法的話,它的總量是有限的,沒有問題。但如果像Libra這樣或者央行主權貨幣發出來的話,這個事情就不一樣了。

  問題在于它是真正的全新的基于算法或者信任的共識的東西,還是基于有形的傳統的積累,只不過是一個升級,這是完全不同的路徑。那怎么樣去區分這里頭的差異呢?

  首先我們必須承認,因為現在這樣一個狀態,未來貨幣的主流一定是數字貨幣,只是不確定它究竟是央行的主權,還是Libra商業的,或者全部開源或者全部去中心的,更像原來的私人貨幣。

  其實這個進化的速度不是很快,區塊鏈也就十年的歷史,以前的東西有很多的問題,坦率的說,如果是非主權的金銀其實也是,Libra也是,但是它們基于的派生體系不一樣。我一會兒會談到,Libra是一種妥協,它必須要征得現有利益主體的同意才能往更高的層次發展,但總有一天會脫離它的母體,數字貨幣一定是這樣發展的。

  每一種不同貨幣的基礎有不同的理論,理論才能支撐整個經濟的發展。比如說金銀的時候很簡單,一個簡單的貨幣數量論,再加上所謂的黃金運輸點,我們既能搞定匯率,又能搞定利率。但是問題的變異就是從信用貨幣或者主權貨幣開始就完全變異了。這種變異所帶來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我們現在沒有辦法控制它,或者說完全失去控制。

  我們知道信用貨幣是雙重構架,理論上高能的貨幣是由貨幣控制者央行來決定的,但是廣義貨幣是基于動物精神,怎么樣創造它?M2實際上都是內生的。一旦危機的時候,大家知道,央行肯定會挺身而出,因為那個時候整個市場的動物精神全部被嚇沒了,你只能走凱恩斯道路,其實現在還是這樣子。

  往下走,我們看到在全世界主權信用貨幣情況下,我們看到更多的是什么呢?是貨幣的幻覺,資產的泡沫,龐氏騙局,甚至是國家破產,只不過這個龐氏可能是由主權經濟體在玩的。

  現在債務積蓄的狀態,以及過去十年為了拯救危機的方法,很荒謬的,過去的危機是因為在2008年之前放了太多的貨幣,而拯救危機的方式是釋放更多的貨幣,大家知道到了現在整個經濟要進入到新一輪衰退,大家所做的唯一動作是什么?降準降息,繼續放水。

  這里面就有很大的一個問題在,這就是因為我們現在整個信用理論的基礎,債務跟貨幣是同源的,因為是信用創造了債務,所以它產生的結果要么是通脹,這是在德國1923年遇到的情況,因為產能不足。第二是泡沫的破滅,當然這個就不斷地出現,以及國家的破產,除非你是主權貨幣,也就是全球儲備的主權貨幣。像美國,美國現在的債務大家都知道,為什么沒問題呢?因為他可以選擇,你不能選宇宙幣吧,美國是最大的最后的信用。

  先看看我們現在的問題,坦率的說,我們基于一個非常錯誤的恒等式,也就是這樣著名的恒等式,所有人都在說,在信用經濟體里頭,廣義貨幣M2=GDP+CPI+資產CPI,這是經典的謬誤。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我們覺得似乎大部分M2都應該為我們的GDP+CPI,就是名義的產出消化掉,而剩下來大部分進入到資產泡沫領域,大家看我們過去30年中國的樣本,藍色線代表我們創造財富的能力(名義GDP),紅色線代表M2,也就是創造貨幣的能力,這里面的GDP,我們大致認為它可能會進入泡沫領域,不是的,因為這樣看,每年只有額外5%的貨幣供應會進入泡沫領域,因為有證據顯示,在M2里頭10%是進入GDP的創生,10%進入到CPI,80%進入到的是資產價格,這是一個重大的謬誤。

  你可以想見,當名義GDP增長,上個季度還在8.5左右,我們的M2值變成8的時候會出現各種各樣的金融亂象,包括跑路,跑路的原因并不是出了央行的數字貨幣,而是在于流動性快速的縮緊。你看到第一個反應是金融市場的反應和泡沫的去化,實體經濟當然是連帶傷害。

  所以我們被困在這樣一個錯誤的信用經濟模型或者公式里頭,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生活在一個巨大的貨幣幻覺,而這些貨幣幻覺當然是來自于信用系統或者自身膨脹的速度,在過去40年里頭,我們的經濟體膨脹了240倍,很了不起,這是中國的奇跡。大家穿的用的,這些物資財富我們創造了240倍,同樣我們投放出來的貨幣高達1500倍,這就是我們的信用貨幣遇到的困境。不光中國,全球都一樣。

  為什么貨幣理論所謂的中性開始錯了,因為它絕對不可能是中性的,從短期來看,從長期來看都不是中性的,那宏觀經濟學的基礎在哪里?就沒有了,而且沒有辦法去判斷誰能夠得到這里最大的財富,一定會引起分化,但是技術的精英或者科技會帶來更好的世界嗎?在回答這個的時候我們要特別地小心。

  關于數字貨幣的分類,提出我們的觀點,也就是所謂的Libra怎么看。

  其實比特幣大家并不是特別擔心,因為它總量的問題。但是Libra不一樣,如果央行是這么不靠譜的話,那么企業就會更靠譜一點嗎?企業會偽裝的更靠譜一點,基于的是什么呢?基于的是SDR,也就是所謂的ESDR,用不用分布式技術?它會用,它強調五年以后就會交出來使用,現在其實是基于自己的網絡,自己的用戶,再加上100個大玩家,現在是24個大玩家,構成了實際上是一個聯盟鏈,但是它跟現實的妥協在于拿了現實資產作為抵押1:1發行,我的理解,它就是定義了Move的語言,把這樣一些資產包不斷地移動,但這個移動可能會在算法上帶來優勢,也就是它很難出現很多的漏洞,比如說憑空消失或者被攻擊,當然這個取決于那個26歲程序員寫的有多么美妙的語言,當然我不是技術專家,這是我一個簡單的理解。

  但是100家企業所發行的基于多種幣種的ESDR就比幾個大國一起發行的SDR更加靠譜嗎?大家知道SDR基本上完蛋了,除了用了最頂級的國家之間的清算有點用處,后來發現沒有用處,因為到了危機的時候大家索性就拋棄SDR,直接做強力幣種的互換就完了,美元做了互換,中國人民幣也在做互換。

  如果Libra成功,這就是一個分水嶺,它將創造一個終極的企業帝國,它做到的就是去掉主權的政治中心化,但是強化了商業中心,它會成為Libra最優貨幣區(類似歐元)。

  但是它不穩定,不穩定不光是來自于架構的不穩定,也就是它采用哪幾種來構成SDR的籃子,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發了,我估計谷歌也會發,騰訊、百度也會發,而且估計我們會支持他們發,這樣又變成了每個不同的作用貨幣區在網絡空間中不斷地競爭,就像我們看到幾千種貨幣在這里不斷地競爭,最終取決于聯盟鏈究竟有多大?底層的應用場景究竟有多么的廣泛?以及最后的貸款人究竟是誰?

  現在大家知道,好像Facebook5000億市值大而不倒,但是我們也看到過原來市值很大的公司,最后消失變零的情況,那時候找誰去兌現呢?也就是說這樣一個數字貨幣,它取代了實體貨幣黃金白銀,也取代了主權貨幣,總之挑戰的是現有貨幣當局和背后重大的利益分布。當然我們認為也許算法是代表一種更高層級的,大家都能共用的語言,網絡也是這樣,它更多是一種信任,信任恐怕也是一種算法。

  我們原來基于真金白銀,后來基于主權發行的信任,現在明顯都已經辜負了我們,難道數字貨幣就能不辜負我們了?告訴大家,所有技術的都會有自己的算盤,不管它們偽裝出來是多么的普世或者人文精英。其實Libra也可能會屈服于資本的訴求和精英內心黑暗的東西。

  我們覺得關鍵的變化會出現在哪里?假設現在能夠通過各種各樣的監管開始慢慢的運營,開始用戶的轉化,我們覺得第五年才是真正的關鍵,因為它承諾在第五年的時候將放棄中心化,變成非許可,交出了控制權,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比特幣或者算法貨幣,這個時候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的開始。

  坦率來說,如果它真正交出這樣一些東西的時候,它的權力并不足以讓大家擔心,因為它都已經公開了,反正沒有私利,但是在這樣一個轉換的關頭會出現什么樣的問題?如同央行推出數字貨幣會引發什么樣的重大的變化,我們要小心的觀察。

  最后在這樣一個復雜的局面下我們應該做些什么?怎么樣應對?怎么樣對它進行相應的反應?首先就像SDR一樣,中國可以要求更多的份額,因為有100個節點,那你愿不愿意放中國重要的節點在這里頭。不是說普世,開放,最后奔向分布式網絡,那能不能夠開放給中國人?這就測試它的理想純度非常好的試金石。

  第二個當然BATJ可以進入,因為1000萬一個嘛,可以進入,先占個坑,是這樣一個邏輯。同樣為什么這次引起了全球央行比較激烈的反應呢?包括中國現在變得非常OPEN,其實中國一定會把中國互聯網巨頭加上央行,來發行中國全社交,全部應用場景的一個數字貨幣。

  Libra找的那100個,現在24個,基本上都是在關鍵非金融巨頭,比如說打車場景,信用卡場景,匯款場景,我們電商場景也是,社交場景也是,匯兌場景也是,這些就是形成了它更多應用的良好的生態的結構。

  另一方面,我自己在長三角,因為我們有比較充分的基礎設施,而且有非常多應用的場景,可不可以跟Libra一樣學習。當然前方是互聯網巨頭的,這可能更是來自于實業產業,因為它有更多的應用場景,比如說供應鏈里,在票據,在征信,在債券化,土地確權方面實際上提供了一個充分的應用場景,讓這樣一個數字貨幣能夠運營起來,按照聯盟的方式運營起來。我們也可以假定在十年以后開放給其他關鍵的玩家或者變成完全去中心化的系統。

  最后我們是這樣判斷的,央行數字貨幣的競爭就是主權的Libra,我同意剛才巖石講的,它實際上是M0,但是M0取消掉有沒有那么猛?我自己覺得沒有那么擔心。因為他說了,它就是M0,為什么只能限制M0呢?很簡單,他要做得事情是這樣的,M2交給動物精神,交給商業銀行自己管,這取決于你經濟的內生。如果你做到M0有東西可以做得很多,比如說點對點合規的問題,反洗錢的問題,甚至負利率的問題都可以解決。它不愿意插手到更高貨幣派生層次,因為會引發整個央行對所有經濟全面點對點的控制,那個時候太難想象了,而且其實它也沒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我們可能要用更開放的眼光,以前就是技術干不過別人,以前可能是艦船利炮,現在是數字貨幣,當然本質是科技跟產業革命力量的競爭,在這方面我們人民幣國際化,不光是做人民幣向海外的應用,傳統的霸權不斷地調整它的貨幣國際化一樣,另外還要做到它的數字化的應用。也就是說,你也可以考慮SDR或者ESDR方案,不要光走人民幣這條線。

  如果只是空談貨幣,沒有價值,在中國過去成功70年經驗里面,成功通過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業革命,在新一輪工業革命里頭究竟誰會成為它的基礎設施?區塊鏈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數字貨幣也好,它們將成為新的技術革命價值量度,支付手段,財富儲備和世界貨幣,這是希望我們見到未來數字貨幣的新世界,這就是我的演講,謝謝大家。

  注:本文為作者在第十屆新莫干山會議(2019秋季論壇)暨紀念莫干山會議35周年研討會上的演講。

個人簡介
東方證券首席策略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