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美國選盟友都是民主標準?

李零 原創 | 2019-09-26 12:5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盟友 美國 民主標準 

 

  我的美國觀

  美國是個全世界人民愛恨交集的國家。我說的是國家,是國家代表的利益集團,即美國的 1%,而不是它的 99%。美國的1%,人雖然不多,但能量很大,同時又代表全世界。我和大家一樣,也很關注它,不是以專家的身份關注,而是以看客的身份關注,坐在電視機旁關注。

  美國觀是世界觀、大局觀,最能反映立場,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立場,別談什么超立場。

  我到過美國,20 世紀 90 年代,幾乎年年去。9.11之前那一周, 我還在華盛頓。9.11那天,我在北京。我是從鳳凰臺,眼瞅飛機撞大樓,濃煙滾滾,馬上給朋友打電話。這是驚天動地的一夜,轟然倒塌, 倒的不僅是樓。

  后來,我就不去了。2007 年是最后一次去。我同美國接觸較多,主要是漢學家,只談學術,不談政治。我是個只讀書,不看報,也不上網的人。天下大事,主要來自電視。我對美國的了解很有限,只限驚天動地的要聞,和大家看到的一模一樣。

  我講的全是有目共睹的事實,而且是最簡單的事實。

  ▍普世價值是個道德制高點

  現在的美國是什么?有人說,那是天堂,那是普·世·價·值。 什么叫普·世·價·值?從字面看,就是全世界公認的價值,求同存異,剩下的同。全世界的腦瓜,一人一主意,紛亂如麻。宗教五花八門,勢同水火。有人鼓吹說,咱們搞個世界宗教吧。宗教是信仰,最難統一,非往一塊兒湊,他們說,沒別的辦法,只能在道德的籮筐里挑一挑。比如豬八戒的八戒,一戒殺生,二戒偷盜,三戒奸淫,四戒妄語,五戒飲酒,六戒著香華,七戒坐臥高廣大床,八戒非時食。這八條, 頭三條最普世。摩西十誡,其中第六、第七、第八條,也是這三條。

  它的第四條,星期天不許工作,現在也很普·世。《動·物·農·場》,造·反成功的動物不是也有七戒嗎?八榮八恥,是新八戒。 古代講道德,主要是止人為非。孔子叫"非禮勿......"。不干壞事,當然就是好人。孔子把好人叫"仁人"。仁人就是拿人當人的人。現在講人道主義,還是這個意思。

  不要殺人,不要偷盜,不要奸淫,這不僅是道德底線,也是法律底線,誰也不反對,也不應該反對。但千百年來,這種好話和廢話根本不管用,殺人的照樣殺,而且是以道德的名義。只要你占領了道德制高點,誰敢說個不字。

  普·世·價·值是個道德制高點。

  ▍兩種"普·世·價·值"

  我酷愛自由,包括自由散漫的自由。但"君子不黨",我最討厭拉幫結派。《阿Q正傳》里有個"柿油黨",我不是"柿油黨"。

  普·世·價·值=民主、自由、法制、人權。這是 21 世紀中國知識精英的發明,9.11 之后的大發明。但西方的普·世·價·值本來不是這個意思。這八個字,上面還有上帝。

  英語中的普·世·價·值是 ecumenical value 或 oecumenical value。 Ecumenical來自拉丁文 oecumenicus﹐意思是"有人居住的世界"。

  這詞有點兒像《詩經》的"普天之下"。它強調的是,普天之下,都信基督教。你聽美國總統講話,你聽布萊爾在北大講話,他們滿嘴都是這一套。近二百年,基督教普世運動(ecumenical movement)開過很多大會。所謂基督教普世說(ecumenism 或 ecumenicism),就是全世界基督教大聯合(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大聯合)。我們要知道,這才是普·世·價·值的本義。

  過去我們有個口號,叫"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現在叫"全世界華人大聯合"。過去我們唱的是"我們工人有力量",現在宣傳的是"我們公司有力量"。"我們公司有力量",就是"我們老板有力量"。

  有人說,現在信基督教的越來越多,物欲橫流的西方文明對中國傳統文化構成威脅,咱們得跟它對著干(其實是跟著它干),孔教以中國的億萬富翁為依托,以中國的新教倫理加憲政精神為理念,一教(儒教)包容四教(佛教、 印度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才是真正的世界宗教,趕快行動吧,把孔子的旗幟插遍全世界,這才是普·世·價·值,這才是中國的軟實力。 可惜,這只是一部分知識精英鼓吹的價值,十足仿冒的普·世·價·值,除了中國人,沒人承認的普·世·價·值。普·世,只是為了搶地盤, 跟對手一般見識。

  有人說,儒教最傳統,但老實說,立教才最不傳統,完全學西方。 康有為立教,就是受了西方的刺激。這樣的教,古代根本沒有,近代想立沒立成,現在也沒批準。民國也好,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好,都沒批準。國家宗教局登記在冊的教,根本沒這個教。

  一個立都沒立的教,還要統一中國的教,領導全世界的教,這不是狂想是什么?

  ▍美國的榜樣:耍錢玩彈,才是硬道理

  美國是世界民主的榜樣。它給全世界樹立的榜樣是什么?大家都看到了吧。

  動物世界,老虎、獅子是生物鏈的高端。發達國家,發達到一定水平,就不事生產,實體經濟全部轉出去,光剩服務業、軍工、高科技,賣專利、賣品牌、賣金融產品,當賭場的莊家。你吃草,我吃你。在這方面,美國的確是代表。很多東西,它早就不玩了,就連美國人最鐘愛的汽車業也正在衰落。全世界玩的,哪樣不是它玩剩下的?它坐在產業鏈的高端,耍錢玩彈,耍錢幫玩彈,玩彈幫耍錢,別提多爽。

  (1)美國的文治是靠耍錢。世界是個大賭場,美國是莊家。美國是個窮奢極欲的國家,層層放債,層層欠債,你提前消費他,我提前消費你,藏負于民。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1998 年和 2011 年的世界金融風暴,它拉下一屁股屎,大家都得幫它擦,還得美其名曰"互利共贏"。

  (2)美國的武功是靠玩彈。我說的彈是各種炸彈、核彈、先進武器。美國是個窮兵黷武的國家。美國人愛玩槍,歷屆總統,不問哪個黨,都酷愛打仗。美國有戰爭依賴癥。它的武庫總是不斷更新,它把過期的武器賣出去,自己跟自己玩剩下的玩,誰都玩不過它。美國也有哭鼻子的時候。

  朝鮮戰爭(1950~1953 年),重創美國,阿靈頓公墓躺著一大片美國孩子的亡靈。韓戰紀念碑上說,他們是為他們不認識的人到不認識的地方打仗,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白來的)。越南戰爭(1961~1973 年),它又自由了一把。結果是,國內國外,不分左派右派,一片喊打。它是好了瘡疤忘了傷,記吃不記打。這是冷戰時期的熱戰,兩次都和中國有關。

  后冷戰時期,蘇聯沒了,中國軟了,美國可以撒瘋了。美國有四大戰役:老布什發動的海灣戰爭(1991 年 1 月 17 日~2 月 28 日),43 天;克林頓發動的科索沃戰爭(1999 年 3 月 24 日~6 月 10 日),78 天;小布什發動的阿富汗戰爭(2001 年 10 月 7 日~﹖),沒完沒了;伊拉克戰爭(2003 年 3 月 20 日~2010 年 8 月 3 日~﹖),沒完沒了。前兩場還有人叫好,后兩場怎么樣?只有中國的知識精英才為它叫好。

  我說過,中國的知識精英走的是與美國工農兵(紅脖子)相結合的道路。許多連美國知識精英都嗤之以鼻的話,許多連美國右派都羞于啟齒的話,他們全大言不慚。我們這個世界,"好東西"全在美國,是吧?

  可大家別忘了,美國的"好"靠什么,全靠兩條:第一,全世界都認美元;第二,美國在全世界駐軍。

  什么最普世?美元、美軍最普世。但美國說了,誰也不許學。

  ▍美式民主  

  民主,希臘文的本義,是老百姓當家作主。但后來,女子、小人, 凡難養之輩,都得排斥在外,請大富大貴的聰明人替他們作主。村級選舉,往往如此,國級選舉,也往往如此。

  現代民主,都是由政客代表老板,替普通人作主。這種民主,只是選戰民主,不是社會民主。

  社會是老板的財產,可以世襲,可以專制,用不著選舉。

  老板領導白領,白領領導藍領,這是自由社會的梯級結構。老板說,人就分兩種,一種叫打工仔,一種叫失業者。只要打工的中產階級占多數,社會就穩定了。沒工作而待救濟的窮人,翻不了天。他們都是 loser﹐不是懶漢,就是笨蛋。他們說,窮人都是我們養活,不讓他們窮著,就沒有社會效率和經濟繁榮。

  中國人有唐人街,說新,比母國新,說舊,比母國舊。美國是個大"英人街"。他們的白人(WASP)是逃過來的,黑人是擄過來的,也是如此。

  美國的特點是沒有歷史:優點是沒有歷史,缺點也是沒有歷史。一方面很新,三無,沒有教皇,沒有國王,沒有貴族,讓人覺得年輕而富于活力;一方面很舊,宗教上最保守,政治上最右翼。歐文曾到美國建"和諧公社",但社會主義在美國最沒土壤。它連達爾文都受不了。麥卡錫時代,就連卓別林都驅逐出境。它最反·共,反·共的理由用不著太多,"共產黨不信上帝",光這一條就夠了。

  二戰,美國接收了大批猶太難民,美國的軍工、金融、科技、學術, 都受惠于這批高級難民(如愛因斯坦、奧本海默、阿倫特)。以色列的移民,最有影響力的是美國移民。這決定了它和以色列的特殊關系。這個國家,沒有直選,只有共和、民主兩黨輪流坐莊。就像飛機送餐,點頭微笑,"chicken or beef(雞肉或牛肉)",讓你隨便挑。打仗是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誰也不敢反對(除非死人太多)。共和、民主兩黨都酷愛打仗,對外沒任何區別,區別只在收稅和利益分配。但就是對內,也是大同小異,無論怎么收,怎么分,都繞不過三個代表,一是猶太集團,二是軍工集團,三是金融大鱷。他們說,他們才是美國,他們就是美國。

  歐式民主,至少容納左翼,社會主義在歐洲還有一席之地,美式民主,絕對不許講。

  ▍什么叫民主國家

  美國是個"全球鷹",它成天想的是全球打擊,隨時隨地打擊,想打誰就打誰,幾乎如科幻小說一般。

  美國戰爭方式:外交穿梭——聯合國制裁——國際法庭通緝——設立禁飛區 ——收買反對派——然后給你下及時雨,兵不厭炸,帶火字旁的炸——不服,再派地面部隊,或派特種部隊,"千里之外取上將首級"——然后尋找"大規模殺傷武器"和"萬人坑"——最后是開刀問斬——公審太麻煩,還是直接殺了省事,什么老朋友,該翻臉時就翻臉。這些步驟,大家都看到了吧?他們覺得俠肝義膽,特牛仔。

  美國當然相信,槍桿子里面出民主。在它看來,民主支持戰爭, 戰爭傳播民主,太合情合理。槍桿子和民主,一點兒矛盾都沒有。

  美國有一批盟友,核心是八國聯軍的老班底(除把奧匈帝國換成加拿大,俄國換成以色列)。大家別忘了,八國聯軍就是當初的民主國家。當年的道理還是現在的道理。打仗親兄弟,首推英國和英聯邦國家,它的前輩和親戚。其次是歐洲大陸的老鄰居,法國和德國。以色列是英美在中東打下的楔子, 半個兒,視同己出,別提多親。亞洲的鐵哥們兒是日本。

  其次是地區代表。首先是北約 28 國,包括東歐的新盟友。其次是伊斯蘭世界最保守的沙特等國。比如波蘭,為王先驅,美國打伊拉克,它最先進入。利比亞戰爭,沙特等國也立了二等功。利比亞戰爭是新模式:老大運籌帷幄中,老二老三往前沖,北約飛機天上炸,反對派在地上打,天上地上有分工。帕內塔說,戰績輝煌,零傷亡,當然是說天上——至于地上,利比亞人死了多少,傷了多少,難民有多少,無所謂,就連反對派,照樣忽略不計。 

  美國人還有一種很傳統的說法,是"我們的狗崽子"(our son of bitch),如李承晚、吳庭艷、巴蒂斯塔、諾列加,都在這個名單中。他們真是這么叫。走狗不走,隨時可換。這些人,全都碰到過大麻煩,有些人還丟了命。

  薩達姆幫美國打伊朗,本・拉登幫美國抗蘇軍,結果都被美國干掉了。卡扎菲,扛不過了受招安,招安了也照打不誤。這些人的命運,全看有用沒用,特別是對保衛以色列的大局有沒有用。

  臺灣老說"矮化",誰把它蹬了?恰恰是美國。中美蜜月那陣兒, 美國支持訓練的藏.獨游擊戰也被叫停。

  誰說美國選盟友都是民主標準?

  ▍美國理解的世界秩序  

  小布什,說話最坦率,非敵即友。美國的恐怖定義最簡單,誰反對美國,誰就是恐怖國家。他們的民主標準也很簡單,只有參加美國為首的軍事集團和金融集團,才有資格叫民主國家。

  美國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羅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講得最清楚,21 世紀是俺們美國的世紀。什么叫美國世紀?他說,就是美國領導自由世界,自由世界領導全世界。領導的精神,我來解釋一下,就是美國領導聯合國,北約領導俄國,日本領導中國,以色列領導伊斯蘭世界......這才是美國希望的民主秩序。

  這幾條,除了頭一條還差不多,哪條都沒搞定。請注意,如果美國、北約和以色列把伊斯蘭世界搞定,騰出手來,它馬上就是收拾俄國與中國。

  1989年后,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說,美式民主是"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德里達(Jacques Derrida)說,他真是個使徒,他的書是資本主義福音書。"終結"是什么意思?

  那不是完蛋了嗎?電影打出 end。大家只好散場。結果怎么樣?他自己也后悔失言。

  事情只是剛剛開始。

  ▍天堂建在地獄上

  我們這個世界是個窮富相依的世界。沒有富人的世界,大家不敢想。其實,沒有窮人的世界,才最不可能。羊都跑了,狼就得餓死。狼的責任是維護生物鏈,幫羊搞計劃生育,控制它的種群數量,功勞可大了。

  中國古代鬧饑荒,有個皇帝說,"何不食肉糜"。美國也是這個邏輯。它說,落后國家之所以欠揍,就是因為"不食民主"。吃肉當然好,誰都不反對。但它提供的是什么?不是"肉糜",而是"何不食"。語云,"人聞長安樂,則出門西向而笑;知肉味美,則對屠門而大嚼"(桓譚《新論》引諺)。它光讓你"對屠門而大嚼"。聽話比效仿更重要。

  美國,富足強大,比其他國家過得好,這條沒人反對。問題是, 它是建在什么樣的基礎上。天堂建在地獄上。

  "占領華爾街"運動,美國人民的呼聲很清楚,即使這個世界老大,也是 1%欺負 99%。其實,它不光欺負本國,也欺負外國,更主要是欺負外國。沒有外國的窮,就沒有美國的富。美國圍剿全世界,今天制裁這里,明天制裁那里,但我們不要忘了,這個世界還是被窮人包圍。美國首都華盛頓,就被黑人區包圍(唐人街以北就是)。芝加哥大學,也被黑人區包圍。"自由世界"是被"不自由世界"包圍。"農村包圍城市",到處如此。

  美國很強大,也很脆弱。假如美國被圍,它比朝鮮還慘。美國是葉公好龍。它希望全世界都流哈喇子。但大家"學習美國好榜樣", 光這么一學,就要了它的老命。大家都當美國人,它更吃不消,移民局不急,布雷維克式的殺手也得跟你急。

  ▍環球同此涼熱

  現在的世界,還處于方生方死之際。一個時代已經結束,另一個時代還沒開始。我們仿佛又回到了 20 世紀之初,一切都重頭來過。環球同此涼熱,我說過,這不符合科學,地球上的各地如果是同一個溫度,地球就完蛋了。但詩不是科學。

  這里,我想說的是,世界已成一盤棋,中國的事,無論好壞,都不是中國一國的事,而是整個地球上休戚相關的事,就像全球的氣候變化,這兒旱了,那兒澇了,這邊刮臺風,那邊掀海嘯,這不是哪一國的事。這個地球上的事,越來越有同步性,看似相反的東西,往往是一回事。黑影都是強光照出來的。

  比如,大家都還記得吧?1968 年,中國在鬧"文化革命",批劉鄧路線;捷克在鬧"布拉格之春",反社會主義;法國在鬧"五月風暴",反資本主義;美國則有大規模的反戰運動和嬉皮士運動。現在的各種亂也是如此,有"阿拉伯之春",也有"華爾街之秋"。

  美國有病,大家都有病,病情不同,其實是同一種病,同一種傳染病。

個人簡介
祖籍山西武鄉縣,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從事先秦考古研究及中國古漢語研究。主要著作有:《孫子古本研究》、《李零自選集》等。
每日關注 更多
李零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