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已死

郝金剛 原創 | 2019-11-08 21:14 | 收藏 | 投票
關鍵字:農村 農民工 故鄉 

不知何時,村子漸漸空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孩子。

年輕人都出去當了農民工,有的甚至帶去了孩子,而村里的學校再也沒有了過去的熱鬧,有的村只剩下了十來名孩子上學,只好幾個村的學校合并成一所學校。
像父輩那樣視土地為生命的老一輩農民已漸漸逝去。
土地逐漸集中在少數人手里,城里的一個又一個土豪卻租地當起了農民,而那些不想出去卻沒有繼承和掌握傳統農業技術的農民,淪落為“現代農業”指揮下的“產業工人”。
城里人成了農民,農民成了工人。
 
故鄉還在,村子的魂已漸漸死去。
許多人漂泊在異鄉,或許成了老板,成了白領,甚至成了異鄉人,或者成了文化人,一談起故鄉,就用無盡的想象,表達自己對故鄉的無限思念和眷戀以及不可磨滅的故鄉情懷。
誰也不愿說故鄉落后,說故鄉愚昧,說故鄉的貧窮,而愿意被鄉愁美化著,把貧窮品德化,把落后浪漫化,認為丑化家鄉就是對自己人格的侮辱,沉迷而且迷茫,家鄉的糜敗就漸漸模糊起來。
回到老家,回到故鄉,就被故鄉的愚昧貧窮淹沒,也隨波逐流,或者無能為力,或者視而不見。
你看每到春節,返鄉潮在全國涌動,怎們也要趕在年三十回家,似乎童年的記憶在那時又回來了,家家蒸包子,戶戶包餃子,殺豬燉肉歡歡喜喜過大年。
而今,年味越來越淡,回來除了走親戚,就是打麻將玩撲克。一個小村子,竟有十幾家商店,商店不是為了買東西,而是擺滿了小方桌、麻將桌之類,占據了大半個店面。
早上九點,男男女女會不約而同來到經常聚集的場所,不分晝夜,天昏地暗,肚子餓了,泡包方便面或啃幾塊餅干吃兩根劣質火腿腸就了事。
斗牛、扎金花、挖坑一齊上陣了,大伙有的一年都沒有見過面,此時風云聚會一起一決高下,有時候一年的血汗錢一夜輸個精光,還強作歡顏。回去后夫妻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父母唉聲嘆氣,這種現象比比皆是。
春節過后,打工大軍又滿懷豪情的北上或南下了,辛苦努力地去掙錢,等待來年回來重復同樣的故事。
故鄉還在,但古老的鄉規民約宗族家訓的血脈早空了。
現在的年輕人,買個空調兩千塊心疼受不了,買個手機半年數月一換,都是幾千塊,卻一點不心疼。微信成了全民的愛好,每人都是低頭族,往往全家人捧著手機玩微信,連吃飯的時間都不放過,晝黑顛倒,玩累了睡,睡醒了又玩,放任讓生活處于一種無聊的惡性循環中。
這些年,村上考上名牌大學的微乎其微,考上一般大學的也廖廖無幾,未完成學業輟學的越來越多了。還說,人家有點能力的都進城里上好學校了,我們上的是沒有了好老師的爛學校,考不好情有可原。似乎對著,實際想想,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空心校園、空心村隨處可見。
故鄉還在,希望卻完了,可憐了,我們的下一代。連熟人之間也成了點頭之交,老鄉都變得陌生起來。
許多村子人心惶惶,等著拆遷,有的一耽擱就是幾年,年輕人等著成為富翁,老年人唉聲嘆氣,有的哀的是故土難離,有的哀的是年輕人今后咋辦。
拆遷可以一夜暴富,村子的那些懂鉆營者,成了老人教育的榜樣。膽大心黑,不擇手段,不計后果,敢于挑戰道義和法律底線之人,許多村民把這些人做為自己孩子學習的榜樣。
有錢,就是成功。錢包鼓,就是人上人。德高望重成了可恥,被利益蒙蔽的眼睛已經沒有了是非觀,錢就是權威。所以,家長制族長制被擊潰得體無完膚。
 
拆遷就是一場折騰。
折騰好了,新農村新天地。折騰瞎了,老百姓受苦。許多村搬完了,安置樓遲遲未動,人們在期望中等待;許多土地原先的項目落實不了,村民成了沒有土地的農民。看著土地閑置荒無,卻種不了。
自己是城里人,沒有固定工作;自己是農民,沒有莊稼可種。
而沒有拆的村子的許多土地也一直荒蕪著。種糧食費事不掙錢,種子化肥還有耕種收割,算下來,費心巴力不掙錢,還不如不種,還能領村里的糧食直補,種那劃不來的莊稼干什么。反正有年輕人打工掙錢,也不愁吃穿。
種莊稼的方式也全然不一樣,過去都是犁地、鋤草,如今全靠除草劑和農藥,多年以后,土地板結,甚至土壤中毒,莊稼減產甚至發生病害,望土地而興嘆。    老人哀嘆而力不從心,年輕人無心于此。村莊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趨勢。那些懂鄉禮,知農事的真正農民和鄉紳逐漸消失殆盡。
一方面是現代文明和財富極大豐富,一方面是人情味的淡化和缺失。鄉村城市化走得太快,文明被丟棄在后邊,村子發展得太快,村子人的思維還僵化滯后,造成了根斷裂。
誰掠奪了本屬于農民的長遠福利,而讓投機主義占了上風?誰破壞了農業自有的生態平衡,讓農業陷入了急近功利的惡循環?誰導致了糧食和食品安全,人人自危。
失去了敬畏的民族,換來了大自然的報復。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人自己自食惡果,怪不得別人。
農事到了岌岌可危的時候,“農’已經不被當作能登大雅之堂的文化,我們每天吃著糧食,卻讓農陷入不堪境地。
現在的國學之所以讓人寒心,就是像耍把勢光會奏樣子,看著像模像樣,把許多精髓丟了。譬如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國人把“農”排斥在“國學”之外;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國學被剝離得只剩下漢服唐裝和四書五經。
對有著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燦爛的農耕文明的中華民族來說,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別了,村子。故鄉猶在,村魂已死,我愿意站在高高的山崗,為你招魂!
在時代變遷中,守護過一代又一代人的村落,或許終將難逃消逝的命運。
原題為《我站在山崗,為故鄉招魂》
作者:風子
注:轉載,地址不詳。所以不能填寫轉載地址
個人簡介
關心經濟、關注民生,一個碌碌無為的平頭百姓。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