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應是重頭戲

胡祖六 原創 | 2012-12-06 14:1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發展債券市場應該成為未來十年中國資本市場乃至整體金融改革與發展的重頭戲。

  中國的資本市場在過去二十年間快速擴張,但遠未成熟,債市的發展尤其嚴重滯后。2011年中國債券市值占GDP的比重僅為48%,股票市值占GDP的比重為61%,而銀行貸款占GDP的比重為145%。作為對比,債市和股市占GDP的比重分別為223%和104%(美國),198%和134%(英國),118%和89%(韓國)以及69%和50%(巴西)。在一個功能健全和發達成熟的現代資本市場與金融體系中,運轉良好、具有流動性和深度的國內債券市場不可或缺。發展債券市場應該成為未來十年中國資本市場乃至整體金融改革與發展的重頭戲。

  債券是企業、金融機構與政府的重要融資工具。相對于普通股,它可以更靈活地提供資本,優化企業的資本結構。在銀行信貸繼續扮演主導性融資角色的環境下,銀行信貸與債券的替代性最高,發展債市是提高中國直接融資比例的最有效方式。

  債市是聯系銀行、保險與證券等金融產業各板塊的重要紐帶。

  對于保險公司、養老基金等機構投資者而言,定息債券在其資產配置組合中通常是規模最大和最重要的資產類別,對于資產負債匹配至關緊要。銀行、保險公司、券商、信托等可以通過發行次級債和可轉債等補充資本,增加流動性。

  債市在規范與改革地方財政融資體系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中央與地方需要明確各自財政事權(支出責任)以及稅收權屬劃分,保證地方財政有效提供公共品與服務,并增加自主權,強化財政紀律、問責制與透明度。地方政府在穩健財政原則下,可以容許有溫和預算赤字,并通過舉債方式加以彌補。發行市政債,是滿足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的長期資金需要,以及彌補地方財政一般性支出缺口的有效方式。市政債的息差反映了債市對于地方政府財政展望的信心,因此舉債難易程度及其成本高低對于地方政府的財政政策與經濟發展績效實際上形成了一種“市場約束”。目前中國《預算法》硬性規定地方財政不能有赤字,地方不能舉債,顯然過于死板,不切實際。這種硬性限制的客觀效果只是把應當公開披露的赤字變成了隱性赤字,逼迫地方政府大搞土地財政,設立各種名目繁多的融資平臺變相舉債,導致地方金融風險叢生。

  債市可幫助解決中國中小企業特別是高成長型企業融資難的瓶頸。絕大多數中小企業難以從傳統渠道取得銀行貸款,一個重要的潛在融資選擇就是向機構投資者市場發行高收益率債券。

  阻礙中國債券市場發展的一大因素是政出多門,發改委、證監會、人民銀行與財政部之間相互牽制,難以有效協調。問題癥結在于發改委。發改委控制企業債券發行是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其堂而皇之的理由是落實長期產業規劃管理固定資產投資。但針對具體投資項目實行行政審批,與市場經濟基本原則相違背,嚴重壓抑了金融市場配置資本的核心功能。何況,發債并不等同于投資項目本身,而只是項目的一種融資安排方式而已。當然,證監會對于上市公司發債也實行了過于繁瑣的行政審批,是導致上市公司債券發行量偏低的重要原因。目前,只有人民銀行負責監督管理的銀行間債券市場最市場化,因此在中國債券市場獨領風騷。

  在公司與企業債券市場監管改革取得突破后,中國還有空間大力改善與發展國債市場,建立人民幣債券無風險收益率曲線,形成長期利率定價的合理市場基準,從而可幫助推動其它重要金融改革,如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人民幣國際化等。

  最后,債市的健康發展離不開制度建設與改革。對于中國尤其重要的是,建立有效可靠的破產清償機制,保障債權人利益,倡導自由競爭,樹立良好的信用文化,提高市場透明度。

個人簡介
畢業于清華大學,獲工程學碩士學位后,在美國哈佛大學深造,獲得經濟學碩士和博士學位。曾擔任哈佛國際關系中心研究員、世界銀行顧問,在華盛頓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高級經濟學家多年,為成員國政府提供宏觀經濟研究和政策咨詢…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