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投資就是以東施般的價格買入西施般的價值(價格與價值的關系)

陳世炎 原創 | 2018-10-12 12:02 | 收藏 | 投票

  價值無法精確計算,跟老子講的天道一樣,即價值自己不會說話,需要人們去發現。在現實中,價值總是以價格的形式出來,以至于離開了價格就無法表達價值,而且任何價值都是按價格來交易的。所以說價值是看不見摸不到的。水有價值,但是價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為不論你用何種科學實驗手段,你都無法在水里分離出價值。價值在估值過程中顯現,即投資者賦預它以價值。一投資對象,你認為它值多少,對你而言,它就值多少。從這種意義上講,價值看似在投資對象里面,實際上它在投資者的心里面。正因為如此,同樣的東西,人們賦予的或認可的價值可能完全不同。其背后正是估值的標準不同,而這些標準完全是由估值者主觀認定的。一杯清水,對于沙漠上行走的人,與對于守著水龍頭的人,價值是完全不一樣的。可以說,對特定投資以象中的價值,有多少個投資者,就有多少種看法。而且每位投資者對這一價值的看法也常常在不斷的變化之中。

  由于價值的不確定性,投資在對待價值時特別容易犯兩種類型的錯誤。第一種類型的錯誤就是把價格當作價值。

  在市場中,價值與價格之間常常被畫上等號,價格被公認是價值的度量單位。在市場中,用價格來回答關于價值的問題是最穩妥、最有效的辦法。看清價格比看清價值要容易很多。在市場上,一個若要查看任何一件東西,一只股票也罷,一件衣服也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價格。尤其是股票,除了代碼,就是價格。你連股票的成色、品相都看不到。所以價格隨處可見,價值卻藏于無形。于是價格常就被當作價值,一分錢不多,一分錢不少。但是,價格是價格,價值是價值和。價格通常不等于價值。

  即使價格與價值偶爾重合,并以價格的形式顯現出來,你要看到的仍然是那個視之不見的價值,而不是價簽上的數字。價格要求你注重市場行情,價值要求你注重企業自身。所以巴菲特告誡我們,價值投資者實質上是企業分析師,并非股票分析師。格雷厄姆說,以生意經為投資經的投資才是最成功的。所以格雷厄姆稱股市為市場先生,而市場先生找作就是每天向投資者報出價格。以價格為價值,每天跟著行情隨波逐流,必然造成投資者行為短期化,以投機代替投資,每天以價格上漲而喜,以下跌悲,結果反而錯過了真正的價值。

  投資者最容犯的與價值有關的第二種錯誤,是疑鄰竊斧式的錯誤。由于價值具有很強的主觀認定性,一些投資者就完全按自己的偏好任意高估投資對象的價值,并且像在《列子》的典故中所說的那樣,只尋找或接受支持自己判斷的證據,甚至把任何相關的現象都看成是支持自己價值判斷的證據,完全無視并拒絕那些不支持自己的判斷證據。一些學者把這種現象稱作“肯定的陷阱”、

  這種錯誤的性質,相當于人們常說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犯這種錯誤有個獨特的好處,就是由于自己斷定自己得到了西施,所以心情特別好,至少在發現她不是西施之前心情都很好。這種錯誤的壞處是用得到西施的成本得到的往往是東施,結果是價格與價值嚴重背離。

  比如一些投資者由于自己在情感上喜歡某只股票,怎么看怎么都心生歡喜,就會尋找各種證據來支持自己的這個看法,認為自己完全了解這個對象并得出正確的判斷。我們只是以為自己知道,其實可能并不知道;我們以為自己知道的,通常多于自己實際知道的。

  現在A股市場整體市凈率,市盈率都創歷史新低。再加上昨天全球股市大跌,A股上證和創業板創2014年以來新低。現在正是市場先生報出極低價格,價格嚴重低于內在價值時,正是出手投資的最佳時機。

  給投資對象估值,就像審美一樣,很容易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錯誤。但是,很顯然,并不是每個情人都是西施。培根說:贊同性的證據比否定性的證據更讓人興奮,這是人類改不了的錯誤。所以價值投資哲學在這里正好用上,它告誡,假如你發現了貌似西施的投資對象,不要過于興奮,反而要格外審慎,多重驗證;做判斷時要保守、不要激進。價值投資正是如何以東施般的價格獲得西施般的價值。

個人簡介
建立自我,追求無我。已經從事股票投資十多年,業績優秀,已由小散戶成長為專業、職業投資者。
每日關注 更多
陳世炎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优德在线网址_优德最新网址_优德官方网址 大发在线网址_大发最新网址_大发官方网址 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